欢迎加入昆明学院图书馆微信公众平台,即可获得图书馆WIFI密码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> 新闻公告 > 信息快递 > >

大学App打卡督促学习 专家:自我约束力不强就是摆设

  发布时间:2017-03-13 来源:本站

  近期,学习类App打卡在高校里流行起来,成为督促同学们自我学习的新方法。湖北高校传媒协会面向全国高校进行了“大学生使用学习类App情况”问卷调查,共收回了1820份有效问卷,63.19%的学生表示用过打卡功能,而其中80%的人打卡天数在50天以下。专家指出,打卡现象恰恰说明了大学生对于自我的监督与规划能力的缺失,大学阶段学生如何进行自我管理仍是待解命题。

  1、打卡组队,逼自己完成任务

  为坚持下去,他加入了单词小组,需每天打卡签到,“落一天,就会被组长踢出去。”有时候,朱翰为会看看小组里的打卡排行榜,最高的打卡率达到100%,坚持了上百天。他定了闹钟,将自己的学习时间固定在晚上11点左右。最迟的一次,凌晨3时左右,他才完成打卡任务。

  2、用来背单词的打卡App

  朱翰为发现,身边也有一些人使用类似的软件打卡,晚上睡觉前刷朋友圈时最多能看到4条打卡记录。看到打卡时间比自己长的,朱翰为心里也会受到鼓励,打卡的劲头更足了。

  坚持了3个月后,朱翰为记忆了2000多个单词,成功通过了雅思考试。

  在某单词软件里,有人在打卡满365天时分享了自己的学习故事。网名为persist的帖子这样介绍,大二时,因同学介绍才开始打卡学习,可自己“做事毛毛躁躁,始终坚持不下来”,直到大三决定考研,才咬紧牙,下定决心每天学习。打卡和敷面膜成为她每天必做的事,经常一边敷面膜一边看阅读材料。

  在她看来,阅读别人的打卡故事对自己也是种激励,碰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就会挑两篇故事读,“让自己重新充满正能量”。刚刚实现目标的她,在打卡小组组长的邀请下,分享了自己的打卡经历。不少网友在下方留言:“加油”“向你学习”。

  3、用来记录跑步的打卡App

  4、任务重灵活度低,打卡成包袱

  武汉轻工业大学的李洋在使用App学习打卡时遇到了麻烦。

  他根据自己的学习能力制订了上个学期的阅读量。但计划总赶不上变化,期中时学校召开运动会,期末前又逢长假,“准备回校后把没完成的任务都做完,谁知又接着参加了两门考试。”最后实在完成不了打卡任务,李洋干脆直接放弃了。

  武汉某高校的程晓(化名)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。起初他给自己制订了每天背诵60个单词的计划,因周末回家便停了两天,谁知道再打开软件时,任务量翻了两倍,程晓需要每天记忆100多个单词,“基本上打完卡后过了几分钟就忘了大部分的单词了。”无奈之下,程晓只好修改学习计划,延长学习天数,让单词日背诵量回到60个。可若再碰上什么事情,落下了几天,单词日背诵量便又像滚雪球一样急速上升了。“只能再修改计划,再往后延长,感觉就像进入了死循环一样。”

  程晓觉得如果自己不能对自己严格要求,学习软件的打卡制度也只是个摆设。

  5、“打卡险”:一天未打卡出20元

  武汉某高校的小雯(化名)就加了一个打卡微信群,群主要求每人上交20元的打卡险,若一天未打卡,则20元平分给群里的其他打卡者。“一开始觉得钱不多,也能督促自己完成学习任务,就加入了。”可没过多久,小雯就后悔了。因在学院团委工作,她经常有活动工作要忙到半夜。小雯越来越觉得“打卡成了任务,反倒忘记自己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学习了”。

  朱翰为发现排行榜里有的人每天都打卡,但是学习的时间只有10分钟不到,“这样坚持几百天也没有用,感觉像是应付,为了打卡而打卡。”在一些学习软件里,记者了解到打卡分享后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,只有积累了一定额数的奖励才能在该软件上接触到更多的学习资源。更常见的情况是,一些打卡学习者是希望短时间内督促自己去应付考试。钟学成发现临近考试时,打卡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,但是考试一过,“其实很多人就放弃了”。调查问卷显示,80%的同学打卡天数在50天以下,73.91%的人认为打卡对于学习的督促作用效果不大。

  6、大学生自我管理能力亟待提高

 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,每个人都有约束自己的方式,比如有同学习惯在桌子上贴张小纸条,提醒自己要完成哪些任务;有的同学需要别人打电话催促他去学习。随着技术的发展,同学们开始使用App学习,打卡也是约束自己的一种方式。“要根据能力和意志力强弱去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。”熊丙奇说,“关键还是要磨炼自己内心的力量”。

  而在打卡热的背后,衍生出来的打卡任务化、功利化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。“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打卡,只看效率,不看结果,问题自然出来了。”熊丙奇认为明确学习目的很重要。


        摘自:中国青年报 2017-03-10

友情链接: 云南大学图书馆| 云南师范大学图书馆| 昆明理工大学图书馆| 大理大学图书馆| 玉溪师范学院图书馆| 楚雄师范学院图书馆| 红河学院图书馆| 昭通师范学院图书馆| 文山学院图书馆|